太紧了,松开点

类型:地区:发布:2020-11-25

太紧了,松开点 剧情介绍

太紧了,松开点王元芳看出狄仁杰用了曹冲称象的方法,太紧要找到体重超过高大诚的体重,太紧也就意味着那个人可能是凶手。长孙润泽在劝说之下只好上船,上船后他的体重超过那条线,长孙润泽成了众人的怀疑目标,他大喊冤枉,还指责狄仁杰陷害他,狄仁杰向长孙润泽提问,长孙润泽当天来的举止让人奇怪,他坚持称自己是独自骑马而来,王佑仁落井下石,长孙润泽被押起来。后花园的草丛中发现高大诚用过的酒壶,众人赶过去查看情况。

海兰珠邀请玉儿一聚,开点边喝酒边看着新凤袍,开点玉儿随手将酒泼在凤袍上,海兰珠却毫不在意,说出杀害卓林的人是哲哲自己要报仇,提醒玉儿不要再相信哲哲,玉儿吃惊的看着海兰珠。玉儿心事重重的回到寝宫见哲哲已经等着自己,哲哲希望玉儿能帮自己,不料玉儿询问卓林的死,哲哲大惊只得承认。哲哲说出如果海兰珠当上皇后,多尔衮杀了她弟弟,也一定会招海兰珠的迫害,希望玉儿好好考虑。哲哲又找到多尔衮讲明如果海兰珠当了皇后,太紧不但会迫害玉儿,太紧也一定不会放过杀她弟弟的人。多尔衮为了玉儿联合大臣共同反对封海兰珠为皇后,皇太极大怒不作理会,并亲自带海兰珠去看哲哲和玉儿,玉儿见到皇太极说自己有一个办法即能保住小阿哥,还能让朝中大臣心服口服,问皇太极是否感兴趣。

太紧了,松开点

皇太极听玉儿说如果小阿哥认哲哲为母亲,开点就即保了阿哥也能立哲哲为皇后,开点两全其美,心中一动有所考虑,答应祭祀让上天来决定封皇后的事。玉儿祈祷明天开始就是风平浪静,有新的开始。祭祀开始皇太极说听到上天安排要让小阿哥认哲哲为额娘,和玉儿一起照顾他,并宣布上天安排明日吉日正式封海兰珠为皇后,哲哲、玉儿、娜木钟晋封为妃。众大臣见皇太极如此坚定也都敢怒不敢言。海兰珠身穿凤袍大笑为卓林报了仇,太紧哲哲突然出现告诉海兰珠,太紧杀死卓林的幕后真凶是皇太极,因为不想失去她,海兰珠大惊。册封仪式正式开始,开点海兰珠却一直未到,开点皇太极赶去见海兰珠正在为卓林烧着纸钱,皇太极被逼承认自己是杀害卓林的凶手,海兰珠抱起儿子夺门而出。海兰珠欲抱着儿子跳楼自尽,被皇太极抢回阿哥,珠却失足掉下城楼倒在血泊之中。哲哲终于穿上凤袍,母仪天下,但册封时皇太极却回避不到。

太紧了,松开点

海兰珠一直昏迷躺在床上,太紧皇太极守在床边苍老不少。朝廷上商量如何招降明军统帅洪承畴,太紧有消息称此人重情重义但对自己死去的爱妻念念不忘,不过他的妻子与玉儿的长相十分相似。皇太极找玉儿希望能帮自己招降洪承畴。多尔衮知道后气愤的想杀掉洪承畴,以免玉儿受辱,忽然想起了和玉儿很像的一个人。玉儿知道此事成与不成,自己都会被皇太极赐死,去看望昏迷的海兰珠,真希望两姐妹能在下辈子在对的时候碰上对的男人。玉儿站在城楼无限感慨,开点随后拜见皇太极拿出当年的情书,开点撕的粉碎转身为皇太极去劝导洪承畴,玉儿和皇太极的夫妻情分也随着信件烟消云散。多尔衮带着和玉儿长相相似的秀珍前去搭救玉儿,被小玉儿发现,跟踪在他们后面。牢房里,洪承畴见到玉儿忽然觉得是亡妻站在面前,玉儿柔情劝导令,洪承畴十分感动,玉儿离开牢房后,洪承畴背墙而哭,多尔衮带着秀珍前来要他为大清效力,便把人赏赐给他。承畴不舍,又不欲叛国,十分为难。

太紧了,松开点

玉儿认为皇太极会为了面子赐她一死,太紧要求多尔衮再带她出去游玩一次,太紧玉儿希望多尔衮能好好对待小玉儿母子,多尔衮答应,在远处偷看的小玉儿心中释怀便悄悄的从另一面下山,半路被娜木钟撞见,娜木钟嘲笑小玉儿不知道多尔衮和玉儿的私情,两人争执,小玉儿被推下山崖。多尔衮回家不见小玉儿,到处寻找,在山崖下找到了尸体。

多尔衮内心愧疚,开点只见小玉儿安详的躺在棺木里。娜木钟担心自己推小玉儿的事败露,开点便告诉皇太极小玉儿之死,是为玉儿和多尔衮的私情跳崖而死的。玉儿见小玉儿死去,心中难受找到昏睡中的海兰珠谈论心事,皇太极赶来责问玉儿为何与多尔衮私自会面,玉儿沉默对抗,皇太极大力将玉儿甩开。他们没能在童梦熙的房间找到那只断手,太紧当时他们被凶手迷惑,太紧两个房间不是同一间,而那一间就是王夫人的,狄仁杰有些愧疚,如果早些发现李倩就不会死,王夫人很后悔,她杀李倩就是意外,秋烟在门外听到他们的话。李倩是故意替秋烟送死,当时听到的那声惨叫是王夫人的,那是她发现亲手杀死女儿的叫声,那些杀人手法都是戏班里的小诡计,狄仁杰很想知道那首童谣,那只是早年间的传说,是李浩轩假扮张天师的时候传唱的。

秋烟哭着离开,开点李润南等人要出门时王夫人举刀自杀,开点王夫人让他答应自己以后要好好做人。李婉青和童梦瑶追上秋烟,秋烟望着天上的月亮,她想跳河寻死,她没活下去的勇气,秋烟纵向跳河身亡。李润南痛苦万分,他为亲人办理后事,连续几天一语不发。李恪得知真相,李浩轩就是当年的屠龙堂右使,被藏的东西没有发现,李恪不相信他早已离自己而去。王佑仁看到许敬宗拿来的账目和清单,太紧他们一直关注着长孙无忌的情况,太紧外地官员进京的趋势愈演愈烈。王佑仁安排许子攸退回外来官员的礼品,清单也要销毁,他明白长孙无忌的用意,长孙无忌不想轻举妄动,他想拿到王佑仁结党营私的证据。皇上听闻传言,他不相信朝中有人结党营私,查出之后将严惩不贷。皇上清楚朝中有人结党营私,他权衡利弊后不打算深究。

许敬宗去找长孙无忌,开点他说明王佑仁长期卖官,开点许敬宗拿出清单,长孙无忌担心被反咬一口,长孙无忌无法判断他的立场,许敬宗表明心意,他打算把王佑仁的亲戚调入户部之事进行曝光,长孙无忌故意支开许敬宗,他清楚许敬宗的为人。王佑仁的另一身份是屠龙堂左使,他收到李恪的指令后不再相信许敬宗。道袍的夹缝中发现那些信件等物,李恪命人传令,他打算伺机兵发长安。狄仁杰决定去并州游历,李婉青中途离开,她要去浪迹江湖。太紧狄仁杰奉命回京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