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十景

类型:地区:发布:2020-11-24

中山十景 剧情介绍

中山十景子弹和叶千驱车追出东城门,中山柴福东带行动队在一片庄稼地下了车并让司机调头将车开走,中山吩咐行动队去距离东郊渡口三公里山上的地藏寺藏身,自己准备回南京找受伤失散多日的龙小狗。行动队员们带着蒋千里按计划撤离,跟在最后的小炮一心想为边勇报仇故意掉队,伏击在路边花丛等叶千和文胜追来放了一记冷枪。走远了的行动队员们听见枪声知道是小炮放枪,赛飞让新梅和胖子保护蒋千里其他人折返解救。叶千判断出小炮的伏击位置命属下围剿,小炮击毙了三人但寡不敌众被子弹狙杀。折返回去的行动队员看到这一幕无不悲痛,尤其是大山,赛飞忍痛带大家重新振作继续执行任务。

佟书琪没想到马文雯居然能拿出院长写的条子让他给于连生开伤病证明,中山他不怀好意地给于守业贺喜,中山暗示马文雯是通过出卖色相得到了院长写的条子,于守业怒斥佟书琪无耻。马文雯兴奋地告诉于守业给于连生办好了病退回城,于守业责怪马文雯使用了不顾廉耻的手段,马文雯解释她是通过父亲生前的首长军区徐司令员帮忙,找了市里的领导指示医院办理的,于守业道歉是自己错怪了马文雯。于连生回城之后却住到了单位的集体宿舍,中山马文雯劝他回家住,中山于连生表示自己得遵守当年向组织做的保证不能回家。李玉芬责怪于连生有爹娘不认有家不回,于守业劝李玉芬给连生时间转变思想,李玉芬依然不同意马文雯跟于连生谈恋爱,马文雯赌气离开了家。李玉芬到马文雯办公室求女儿回家,虽说不情愿也还是认了错,马文雯不理睬李玉芬,李玉芬发火却被马文雯严厉地“批评”了一顿。马文雯回家拿户口本为于连生办理粮食关系,李玉芬没能阻拦住,于守业责怪李玉芬变得嫌贫爱富了。

中山十景

周胜衣得了角膜溃疡,中山眼睛有失明的危险。医院由于没有角膜供体只好让周胜衣回家等着,中山于守业和李玉芬一筹莫展。李玉芬提出把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周胜衣,周胜衣坚决不肯,一家人陷入绝望。佟书琪病危住院,叫人来找于守业要见他最后一面。于守业到病房,奄奄一息的佟书琪向于守业赔罪。佟书琪提出在自己死后把眼角膜移植给周胜衣,中山于守业不肯违反“生要全肤死要厚葬”的习俗,中山佟书琪哀求于守业让他临死的时候能为以前做过的错事赎罪,于守业含泪答应了他的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于守业兴奋地告诉周胜衣福建前线停止对金门的炮击了,看来用不了多久两岸就能再叙骨肉亲情了,周胜衣高兴地提起于守业在台湾的哥嫂一家,于守业相信今后一定会有他们的消息的。周胜衣突然发病,中山入院后确诊是肺癌晚期,中山于守业很清楚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是没救了,只好假意告诉周胜衣病情会好转,不料周胜衣心里非常清楚,她提出不再浪费金贵的进口药出院回家,她要和于守业他们一家人待在一起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于守业为了不让周胜衣留下遗憾,催马文雯和于连生结婚,了却周胜衣最后的心愿。李玉芬阻止马文雯拿户口本去跟于连生办结婚证,马文雯称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李玉芬误解成他们已经有了身体关系非常气恼,后经马文雯解释才得知于连生对马文雯一直非常爱护,也就同意了这桩婚事,于守业对李玉芬态度突然转变的奇特逻辑不得不认同。

中山十景

为了筹办婚事,中山于连生拿出了二千八百块钱,中山于守业严厉追问于连生这笔巨款的来历,于连生讲明以前于守业给他的钱他一直攒着没用,于守业不禁为于连生这么多年宁可苦着自己也没用父母的一分钱而落泪。于连生要用这笔钱买结婚用品,于守业先是提醒要勤俭节约,后来又意识到不能委屈马文雯像当年小莲和李玉芬嫁进老于家的时候那样什么都不要,就叫于连生把钱都花了,只是其中有一千七百块钱来历特殊算作借的,以后自己要把它还上。周胜衣和李玉芬买齐了年货回来,于守业让于连生和马文雯贴好春联,一家人又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了。周胜衣对跟大家一起度过三十年的岁月倍感欣慰,祝福于连生和马文雯白头偕老。周胜衣把自己积攒的一盒珠宝交给马文雯,中山当年她跟小莲说过,中山这里面的东西等连生结婚的时候给他媳妇,说完安详地闭上了双眼。一年后,马文雯生了一个女儿,李玉芬说自己又是奶奶又是外婆该她给孩子起名字,于守业乐呵呵地答应,李玉芬起了一个“忆莲”的名字,为的是不忘小莲。

中山十景

已经退休的于守业在家里听广播,中山听到“台湾有限制地开放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的新闻报道以后,中山盼望不久的将来能有哥嫂一家的消息,李玉芬却表示如果于守仁回来她要报当年的杀父之仇。市里“对台办”的干部来找于守业核实于守仁的情况,于守业赶紧表白从没跟台湾那边联系过,干部让于守业不必紧张,在新的形势下他们是欢迎于守仁回家乡来探亲的,还转交了一封于守仁寄来的信。于守业看了大哥的来信百感交集,李玉芬又提到了报仇的事,于守业开导她要以国家大事为重,国共两党都不计前嫌了家仇就更是小事了,李玉芬觉得于守业的话在理。

调到“对台办”工作的牛建国了解到于守仁在台湾经商多年已经是很有实力的企业家,中山请于守业给于守仁写信转达政府的热情邀请,中山希望于守仁尽快回陆城投资兴业。于守业到安全局见已是专家组成员的牛振亮,牛振亮表示于守仁早已脱离保密局,没再从事危害国家的活动,如回陆城投资兴业,他的历史问题不仅不追究还会受到欢迎。随后,中山孕妇单独找到赵新、中山 何晶,告诉了他们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孕妇并不确定自己腹中的婴儿是不是老公的,为了保住孩子,赵新到想到了一个可以24小时就可以知道孩子是谁的方法,不过要去找林娜帮忙。他建议孕妇配合尽快做一次亲子鉴定。

科室里来了个出血热的农村产妇,中山由朱爱萍主刀,中山尽管众人已经尽了全力,不过出血热孕妇终因病情严重不治死亡。朱爱萍因为是主治医生,看到自己的病人年纪轻轻就这么走了,很是难过,扑到肖程怀中痛哭的瞬间,却被门外路过的何晶看到,何晶呆立在门口,心如刀绞。何晶找林娜帮忙,中山林娜不想理会,中山但一听说是赵新的委托,就让何晶转告赵新亲自约她谈。当晚林娜答应了赵新的请求,但其傲慢的态度也让她错过了介入赵新跟朱爱萍的机会。

第二天病例会,中山朱爱萍主持发言,中山会上朱爱萍竟然把何晶在网上找来的关于识别出血热的段子背了出来,赵新昨天才听何晶说完,对朱爱萍的剽窃行为失望至极。而何晶则在失望之余宽容了朱爱萍,认为不是自己原创,只要传播出来就是大家的。亲子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中山孩子与合法夫妇的血缘匹配。何晶和赵新上报了这例特殊手术,中山院里十分重视,集合本院顶尖专家集体会诊并宣布手术人选。魏丽丽告诉肖程exit手术的事情,但是表示何晶跟赵新参与这种大手术不够级别,希望肖程担任主刀,让她当助手。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